冰淇淋店能告诉我们国际口味为几何

你是不是遇到过销售和市场战略在某些国家成功,而在另一些国家则行不通?

我妈妈做的菜最好吃了。我猜你可能不甚同意,会说我妈妈做的菜更好吃。你可能是对的...至少对你自身而言。

‘ 我们在食物和葡萄酒上关联了许多情感’

想要复制妈妈的料理,甚为困难,或许几乎不可能。即使你有确切的食谱,还充斥着儿时的回忆,在厨房里转悠,终于等到饭菜上桌可以坐下大快朵颐。我们在食物上关联了诸多情感,也将这种情感延伸到了葡萄酒上。这种关联情感也强烈影响着酒庄游体验,在度假时买上一箱酒…但是回到家后,发现这酒似乎没有度假时那样好喝。

但是这些体验也关乎于最根本的自身的品味与偏好,以及餐酒搭配。
 

‘ 如果你在寒冷气候地区长大,你可能会喜欢多一点酸度’

如果你在寒冷气候地区长大,你可能会倾向于更高酸度的食物与饮品,因为总体而言,寒冷气候下的粮食蔬菜作物会含有更多酸(这显然也在不断变化,由于从温暖和热带地区进口粮食)。 如果食物或饮品真的偏酸,你又会和多脂肪的食物搭配,这是绝佳的组合,你或许就是更喜欢多脂肪的食物,比如肉类,因为它能给你更多能量!

但是如果你尝试去销售一款高酸 – 或至少是偏酸的 – 来自北部冷凉气候的葡萄酒,去到温暖和炎热气候下的市场,而那里的客户却更适应低酸葡萄酒,肉类都食用偏瘦肉?当然,相对简单的方式是,销售少量给那些天生爱吃酸的人 – 比如,爱吃柠檬的人,那些移居海外却对故土葡萄酒有偏爱之人,以及知晓餐酒搭配的美食家们。但是你能销售大批量高酸葡萄酒给那些普通客户吗?他们不爱吃酸,未经培训,亦无情感关联。没门!
 

如果反其道行之会如何,比如,销售温暖和炎热产区较为柔软风格的葡萄酒去到寒冷地区?生存的本能将会驱使北方人消耗更多的‘甜’食,因为感觉这些食物的热量更高。这里有个有趣的数据可以支持这一论点:在德国,那些提供堂食座位的冰淇淋店,数量比澳大利亚的还多!北方人天生对于多彩事物的偏爱,可能这也是原因之一。

北方人不甚喜欢酸度缺乏,相对应的,成长于温暖气候下的人们也不喜欢过酸的口感。温暖炎热气候的酿酒师需要注意的是,过高的酒精度是最可能让寒冷地区客户反感的点 – 这一研究发现也促使温暖产区酿酒时减少成熟感和酒精度。

国籍,文化,气候和甚至于季节,对于消费者的购物偏好均有影响,这也是当前一个很有趣味的相关研究领域。

几乎每个人都想要出口更多货物,但许多生产商不禁要问,他们的销售和市场战略在某些国家成功,在另一些国家却行不通。现在你有点线索了吧。
 

James Wright是一位国际葡萄种植学和管理顾问,www.vitisynth.com网站和VitiSynthesis时事通讯的作者
 

另一方面...

来自华盛顿州,明尼苏达州,香港和韩国的研究者们发现,购买高价酒的主要考虑因素并非口味。在一系列与消费者的盲品会后,他们发觉葡萄酒的原产国和产区,比起酒的口味,有时更能影响消费者支付更多的意愿。这一点在香港尤为明显。

在研究中使用的葡萄酒来自于西开普(南非),衣阿华(美国),莱茵高(德国),里奥哈(西班牙),威斯康辛(美国),以及阿根廷。

“大多数的葡萄酒,在完全盲品的情况下,都得到了不错的评价,” 根据Byron Marlowe所言,他是研究者其中之一。“但是一旦揭晓具体产区,那些他们不熟悉的产区和葡萄品种,整体评价下滑。”

知晓葡萄酒产区的受访组别,对衣阿华,威斯康辛,德国和阿根廷的葡萄酒估价都比零售价低4.8美金。

另一个有趣的发现:

女性和年轻参与者,相比男性和年纪较长的消费者,普遍愿意为葡萄酒支付更多。

我们该如何使用这项信息?

若想销售较为不知名产区的葡萄酒,特别是在亚洲地区,需要先教育消费者关于产区的知识。一款葡萄酒,产于美国中西部,可能是一款优质酒,但如果在大众认知中与之相悖,你就需要通过市场推广和商业策略来克服这些相悖的因素。